个人空间,分享好文和知识经验。

中共一大为什么要移去嘉兴南湖?

时间: 2016-09-16 22:46:43 分类: 知识经验

中共一大为什么要移去嘉兴南湖?

  7月30日,在上海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出现了陌生的不速之客,让大家感到了危险就在面前。
  发生了这种紧急情况,显然这会在上海是开不下去了。李达提议离开上海。可去哪里呢?周佛海建议去杭州西湖——因为他去年在西湖智果寺住了3个多星期,那里非常安静,是个开会的好地方。他自然非常熟悉那里,兴冲冲地愿作向导,翌日一早就要领着大家前往。
  这时张国焘虽然也很想离开上海,却不同意去杭州。他认为杭州是个旅游胜地,人多世杂,容易暴露。
  结果,李达夫人王会梧提议,到她的家乡浙江嘉兴去。嘉兴离上海并不远,城市不大,挺安静,不大会出乱子,风景也好,可以在南湖上租条游船继续开会。
  嘉兴?好地方!大家一致赞成。
  正在这时,陈公博却打起了“退堂鼓”。他所住的大东旅社,头天晚上发生了一起人命案,夫妻俩均受了惊吓。陈公博美妇在畔,只得忍痛不参加会议,带着老婆跑到杭州游山玩水、散心快乐去了。
  李汉俊也不能去。他是李公馆的主人,正受到侦探的严密监视,无法脱身赶往嘉兴。
  马林和尼科尔斯基也去不了。他们二人都是特征鲜明的外国佬,在火车上实在太为惹眼。于是代表们决定,不请他们去嘉兴开会了。
  不久,余下的代表们(张国焘、李达、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周佛海、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刘仁静、包惠僧,一共11人)一起乘火车来到嘉兴。
  嘉兴是一座古城,秦朝时称由拳县,三国时吴国设置嘉兴县。它位于大运河之侧,又是沪杭铁路的中点,离上海、杭州都比较近,何况又临海不远,也就逐渐兴旺起来。
  南湖可谓嘉兴的一处胜景。它与大运河相连,古称“陆渭地”,雅号“鸳鸯湖”——因为南湖分东、西两湖,这两部分形如两鸟交颈,遂得此美名。
  南湖之妙,更在湖中心有一小岛,岛上亭台楼榭,绿树红花,美不胜收。
  南湖原本是一片泽国,并无湖岛。如今跃然湖心的那座美丽小岛,是人工堆成的。那是明朝嘉靖二十七年(1548),嘉兴知府赵瀛修浚护城河,把挖出的河泥用船运至水中央,垒成小岛;又把原来岸上的一座烟雨楼移于岛上,并在其四周栽种花草果木,培植垂柳绿杨,岛上顿时飞红流翠,恍若仙境。
  明朝万历十年(1582),嘉兴知府龚勉又下令在烟雨楼外建造亭榭,南面拓一台曰“钓鳌矶”,北面筑一池曰“鱼乐园”,更增南湖之妩媚。
  相传当年乾隆帝南巡,先后曾8次登上烟雨楼,抚栏远眺南湖胜景,佳句迭出,一时间南湖声名大震。民国元年(1912),临时大总统“国父”孙中山也曾来此处赏玩过。
  今日,中国的一批共产主义先行者也行到了南湖之滨,品评起这水这绿来了。
  王会梧早已先行莅临,打点一切。
  很快,一条雕梁画栋、装饰奢华、陈设考究的游船出现在代表们面前。
  张国焘第一个跳上船,兴奋得大叫:“这船太美了!”
  不一会儿,游船已起锚开航,驶向湖心。
  这已经是西历8月初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继续进行。
  王会梧独坐在舱外,留心着四周动静。舱内摆着茶点和麻将,一群人围坐在圆桌前,出手也甚大方。这颇像是几位好友在游湖遣兴。
  上船后不久,南湖上空便乌云密布,迅即就大雨滂沱起来。南湖上下,烟雨茫茫,名副其实。
  然而,船舱里的代表们却无暇欣赏景色。大家热烈地讨论着,加紧完成各项议程。
  这也真是“天公作美”!有谁会想到,在这样茫茫大雨的湖中心,竟还有着这样一条用处特别的游船?还有着这样一群为宏大理想在设计着灿烂前景的人们?
  这次会议开得很顺利。
  最后一项已接近尾声,大家正在认真地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投票选举中共中央组织机构的几名首届负责人。
  张国焘低着头,似乎是在沉思。他忽地又拿起笔,在手中的选票上画着什么。不一会儿,他便填写好了选票。抬头看看大家都在低着头填写,他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随即这笑容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脸的严肃认真。
  他在心中默数了一下,明白自己定能当选无疑,不禁又自信地微笑起来。是呀,在这13名代表(含缺席的2名,国际那2名不算)当中,又有谁能在声望、资历上超得过他张国焘呢?
  唱票正在顺利进行。看来,选举的结果与他估计的大同小异。
  党的书记,自然非陈独秀莫属。这位“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旗手、《新青年》杂志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北京大学的文科学长与著名教授,在众人心目中具有极高的威信。所以他尽管没有出席,但仍以压倒多数的选票,当选为这个新生党的最高领袖。
  不出张国焘所料,他自己被选为三人常委(或者叫中央局三人团)中的组织主任,也就是后来的组织部长。这次会议是由张国焘主持的,他出色的口才与组织才干受到与会者的诸多好评。
  张国焘心中好不高兴。因为尽管书记是陈独秀,但当时他还远在广东,中央常务大权自然非自己莫属。而李达这个当选的宣传主任(即宣传部长),在张国焘眼里充其量不过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而已。
  那天傍晚,雨终于停了。乌云散尽,一轮落日火一般地挂在天边,将湖面映得金光粼粼,煞是好看。
  望着夕阳的脉脉余晖,画舫上的人都长吁了一口气。这次重大会议,总算圆满地到达了尾声。
  张国焘对着西天坐着,一张宽大的脸庞泛着喜悦的金泽。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缓缓站起身来,两手扶桌,尽量压低声音说:“本次大会现在终于结束了!亲爱的同志们,从今天开始,中国共产党就正式成立了!”
  紧接着,全体代表也都尽量压低声音,激奋地呼喊:
  “中国共产党万岁!”
  “共产国际万岁!”
  这声音虽不大,却震颤着整个南湖,使波光一圈圈地激荡开去。源自欧洲大陆的“共产主义的幽灵”(见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共产党宣言》篇首),也从此在东方的中国大地上徘徊起来了。
  此时,身为第一次大会主席的张国焘绝对没有想到,有那么一天,他竟会背叛这个自己曾亲口宣告成立的组织!
中共一大为什么要移去嘉兴南湖?

    Copyright 染云阁. Some Rights Reserved.
    广东快乐十分稳赢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