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VIPר | | | ۻ | |

˷ֻͧ濪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ҳ | Ŀ¼ | ֪˭ | Сڰ | Ȧ
  • ͷʣ 944388
  • 889
  • 飺 ͨû
  • עʱ䣺2019-11-14 02:54:20
  • ֤£
˼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

ȫ54

ÿ
Ѫսը𻨹-ףܲţ⣬ᣬ׶ϣӼ 2019-11-14 02:54:20

й

ߣ

˷ֻͧ濪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Ķ(268) | (516) | ת(89) |
Щʲôɣ~~

2019-11-14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2019-11-14 02:54:20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2019-11-14 02:54:20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   早知道他就不装了。 第88章 道谢   不管几个知青什么想法, 他们来得第四天, 到底被王晋军安排上工了。   严晓丹和于文文作为女知青还是受到了优待,被王进军安排进猪场,做几个妇女的助手。一天四公分, 当然这只是暂时得。以后的工分要看两人的表现再定。   范一直和于兵在地里锄地, 拿六公分。余立则负责担粪, 工分比起几个知青都多, 但大家都不羡慕。   尤其是对余立愤愤不平的于兵都对他嫉妒不起来。   不过,余立摸摸鼻子,却不怎么反感。他可是清楚队里真正能说上话的劳力都在负责担粪。   刚来的知青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队里表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中午   徐锐从县城回来, 先和谢灵简单说了几句, 让秋阳秋月看着她, 自己才去做饭。   “徐锐,不用做了, 已经好了。”谢灵站起身子, 笑着对徐锐说了一句。又摸摸两个闺女的头, 说道:“秋阳秋月去帮姨父拿碗筷吧!”   徐锐闻言皱眉,摸摸她的手, 道:“你今天做饭了?”   这人就是太小心翼翼了,自己不至于一点事都做不了,可是她也舍不得徐锐每天中午急匆匆回来,还要给她做饭,没休息片刻, 又要回县城。   谢灵回握他,温柔地笑着:“我就简单闷了米,钝了野山菇和白菜。两个闺女给我打下手得,我也没动多少。就是掌了掌勺。”   徐锐哪能不知道谢灵的身体,但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一回事。   “辛苦了。”看着谢灵亮晶晶的眼神,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和闺女去厨房,你在这儿。”   说完徐锐准备离开,看看四周,结果只见秋阳秋月已经跨出门槛。怕两个闺女动作不利索,他赶紧出去。   端饭的时候,两个知青也从外面回来。   严晓丹坐在椅子上,瘫在上面,看到谢灵,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真累啊,我快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在这儿了。”   几天下来,严晓丹已不如刚来时的精神抖擞。她刚开始还想罢工,和队长抗议,不过王晋军给她讲了关于罗家湾的一些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牢骚。   对上猪场里的异味,还是会捂鼻,但活还是做得。   于文文也是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汗,看着无精打采,不过比严晓丹好点。见了谢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灵看见两人笑笑,说道:“你们干活少,等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吃了饭赶紧回屋休息休息。”   这几天,谢灵和两人熟悉了不少,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毛病,但面上处得还算不错。   一家四口加上两个女知青,大米饭配着山菇炖白菜,两个闺女坐在左边,吃得香喷喷得。两人吃饭利索,也口不露齿,看着吃相文雅。   徐锐坐在右边,一边吃一边看谢灵,注意谢灵的一举一动。   “徐锐,要不你每天从你们公司食堂打饭回来,咱们一起吃吧!”谢灵吃完一个白菜,看了一旁正注意着她的徐锐一眼,然后试着开口。   徐锐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头也不抬,继续手上工作,一边说道:“不行,食堂毕竟是大锅饭,肯定没有家里做得好,有可能还不够卫生。”   “哦!”就知道是这样,遇到像石头一样的徐锐,谢灵有时候很无奈。如果她态度坚决,徐锐肯定磨不过她,但是她不想那样做。   徐锐舍不得她一分一毫,她哪又舍得徐锐失望。   两人动作间颇有默契,对面的秋阳秋月对视一眼,然后偷偷笑开。   而两个知青只知道扒饭,这种情形来了徐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对于两人的恩爱,简直不能再熟。   尤其是徐锐对于谢灵的疼爱,简直让她们闻所未闻。   而两个小的心里却是想着,小姨每次一遇见姨父,就变得像小孩儿。   不过,还是小姨做饭好。不,应该是怀孕后的小姨比姨父做饭好吃。   自从小姨怀孕后,姨父放油特别少。   让吃惯油水的秋阳秋月颇有几分不习惯。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徐锐就是故意的。   吃罢饭,严晓丹两人去屋里休息,一家四口则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秋阳秋月走在前面,不时地蹦蹦跳跳,徐锐则陪着谢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这时,一阵敲门声。   徐锐去开门,谢灵跟两个闺女进屋。   片刻后几人被迎进堂屋。   芽子娘和王英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徐老大和陈丫子。   王英眼睛不好,被芽子娘也就是弟媳妇搀着。   “谢灵丫头,这次的事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芽子,要不然我们芽子就完了。”说着,芽子娘就想握谢灵的手,不过她搀着姐姐,于是就罢了。不过,言语间的激动骗不了人。   王芽手术成功后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休养。现在在家里卧床休养身体,毕竟虽然手术成功,病好了,但刚切了个东西,身体还比较虚弱。   要不是医生万分叮嘱病人要好好休养,芽子娘都想让芽子亲自来给谢灵磕头。   谢灵对此也有所耳闻,这会儿她听到芽子娘的话,连忙摆摆手,道:“婶子,您真是说得太严重了。我就是提醒了大家,救人的是医院。再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芽子是个好孩子,谁遇到了也不忍心不管。”   对面,王英甩开芽子娘的手,转向后面,陈丫子和徐老大忙扶住她。   而芽子娘却是往前给谢灵微微一鞠,道:“谢灵丫头,今儿芽子不能来,我先替他谢谢你。等他好了,我再让他来。”   这样的一幕简直让谢灵惊呆了。   她回过神,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自己的肚子又赶紧让徐锐扶起长辈。   “您真是折煞我了,我没做啥反而受到您这样的礼。让娘知道了,可不得说我。”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得,顿时气氛变得轻松几分。   王芽对于王家、徐家的意义,真是太特殊了。   王芽手术成功那天,医生对他们说过了,要不是病人送来得及时,急救妥帖,做手术可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也不会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设备甚至人才不像后世,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但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   所以,芽子娘简直把谢灵当作了救命恩人,徐家众人也对她感激不尽。以前,本来徐长兴、徐老大和徐锐一家关系近,现在又亲近了一层。   “弟妹,芽子这事确实还感谢你,以后你有啥事,别客气。做家具尽管和我和我爹说话。”徐老大拍拍胸口,爽口保证道。   谢灵抿唇一笑,也不推辞,反而笑着开口说道:“徐姐夫,这可是你说得。别到时候找你做家具了,不认我们了。”   话语间有些调侃,显然是在说笑。   这话,惹得大家笑开。   徐老大也笑开,摇摇头,像什么又问道:“弟妹,你咋叫我姐夫?”   “我和陈姐原先一个生产队,熟得很。我叫她姐,可不得叫你姐夫。”谢灵说着和后面一直沉默的陈丫子对上,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笑开。   而一直沉默的王英这时突然开口:“以后我让丫子多来这儿坐坐,你俩熟人也好好聊聊,亲近亲近。”   这时候的婆婆哪会让儿媳妇多去别人家闲聊,一般婆婆都恨不得儿媳妇天天在家干活才好。   像之前,陈丫子来找谢灵,也是瞅晌午不上工不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才遇上了王芽的事,这也算无独有偶吧!   所以,很显然,王英嘴上不说,面上看不出来,但心里对陈丫子这个新儿媳的态度是好的。   说了一会儿,眼见芽子娘他们要离开,谢灵突然开口说起关于芽子的事:“婶子,芽子虽然做了手术,但也得多养一段时间,千万不要急着让他干活。他这病得细养,以后恐怕也不能干太重的活。”这话对于乡下人来说可能不中听,但谢灵出于赤脚医生的责任,必须得说。   芽子娘猛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哪能不知道。医院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可是”突然,她本来平静温和地神色变得愁苦,缓缓说道:“他一个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   芽子是她儿子,她哪里不心疼,当知道芽子偷偷瞒着她去称体重,然后才生病的时候,她心里又气又难受。   就算儿子再不干活,她就算再苦再累也愿意养自己儿子。   可是,乡下小子,哪能不干活,不干重活。   这几年还行,等以后到了找媳妇的年龄。干不了活,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而且,她不想再让姐姐和徐家姐夫、外甥帮他们。他们已经帮了她们母子俩许多,哪能再麻烦他们。   可是,想到儿子的身体,医生的嘱托。好好养着,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简直让她绝望。   儿子还不知道,要是告诉他,他也不能接受。   这会儿,就是最疼爱外甥的王英也没开口,说养他的话。   这不是简单的养不养的问题,她能养外甥,但养不了一辈子,养不了一家子。   以后,外甥长大了,还是靠他自己。   所以,这事她也发愁。   而本来只是想告诫众人的谢灵不由得愣住,现下的情形让她不知怎么接话。   随即,只能安慰道:“婶子,您先别太悲观。这也要看个人体质,要是芽子恢复的好,跟常人哪有区别。”说着,她对上芽子娘甚至包括徐老大一家期待的眼神。   是啊,她们队里可是对谢灵的医术推崇得很。他们可是知道谢灵是想被医院医生开口留下的人。她说有希望,那肯定是好的。   这么想着的不止是一人,屋子里除了已经上班离开的徐锐,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谢灵不禁咽咽口水,她这真是善意的安慰,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   谢灵心里苦呵呵,面上却轻快一笑,道:“婶子,明天周六,徐锐正好过礼拜。让他和我一起去您家,我给芽子看看。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   芽子娘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你正怀着孕,哪能让你奔波。芽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你生完孩子也行。”面对谢灵的话,芽子娘哪里不动心,但她知道这是为难人家。她还有些良心,谢灵这第一胎,还是双胎,肚子这么大,又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要让人奔波,不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过不了那一关。   谢灵听到她这话心里点头,她怀孕后心变软了,但不意味着她圣母。   要是芽子娘真答应了,她会去,但以后来不来往就是另一回事。   而今见芽子娘诚恳的态度,她笑着道:“没事,咱俩家离得不远,明天让徐锐扶着我去,不算累。”就是每天在院里散步也有那么长的路。再说,她真的只是去看看,又不做啥活计,所以真没啥事。   再说,她也想去外面看看了。自从怀孕五个月后,除了每天下午有时候婆婆带着她出去在附近逛逛,基本都不出门。   这让谢灵十分不自在。   芽子娘到底有些心动,看了精神极好的谢灵一眼,犹豫着点点头,摸着她的手,道:“谢灵,我谢谢你了。”   送走众人,徐家又平静下去。 第89章 别扭   王芽身体底子太差, 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干重活, 使得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他现在才十四岁,身体好好养也能补起来,但要是一直干活那肯定不行。   这是谢灵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的结果也让王徐两家十分难受。   徐老大坐在小低凳上, 双手放在下巴处, 想抽叶子烟, 随即想起屋子里的女人,他放下心思。观察到他娘和他舅妈的的神色,然后再看看一旁沉默坐在板凳上的陈丫子。   他一咬牙,开口说道:“娘, 舅妈, 让芽子继续读书吧!像谢灵妹子说得, 把初中读完,好歹拿个初中毕业证。至于钱, 我虽然没啥大本事, 但还是能供得起弟弟得。”   这话一出, 不管王英和陈丫子作何反应,首先芽子娘猛地直摇头, 语气哽咽道:“你这是啥话?芽子哪还得麻烦你,这些年大姐、姐夫、你对王家哪还有不周到的地方。”   徐家父子俩都是木匠,在南理来说应是不差,但这些年王英眼睛不好使,徐家父子一直不放弃给她看, 治病买药也是一个大出项。   中间,还要接济王家母子,芽子娘身体不好,芽子还小,这几年都是徐家出的钱。   这挟,芽子娘一直拿的问心有愧。   王英坐在椅子上,可能坐的时间久了,她感觉眼有些疼,微微闭住双眼。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今年别让芽子退学了,虽说现在不能考大学,但好歹把初中给上完,拿个初中毕业证,学点知识比现在强。谢灵那丫头别看比咱年轻,吃盐少,但那丫头心正,是个有主意的。”   说着,她隐约看了一眼陈丫子,但最后也没说话。   芽子娘则显得有些异常,走了半晌神,然后话也不说往内屋走。   她开了木箱的锁,然后从箱底摸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方方正正的布包。   看了一眼,不自觉的把它贴在胸口。   芽子娘回到堂屋坐到原先的板凳上,把布包摆在桌上,打开。   只见一叠子钱和票整整齐齐地摆在手绢上。   王英一看这情形,那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家现在还得靠徐家接济,她们哪里能存住钱。而这挟和票还能怎么攒?   肯定是她给了陈霜,母子俩不舍得花,然后攒下得。   她站起身子,一旁陈丫子快速扶住她。   “你真是糊涂啊,陈霜。”   芽子娘弟媳妇的全名被她叫出来,证明王英是真的火上来了。   芽子娘有些无措,看着手绢上的钱和票,半晌后道:“大姐,我准备等以后存上钱一起还给你得。结果”芽子就背着她去称体重,然后就发生了这事。   回想起医院医生说得:要不是抢救及时,急救妥帖,这人手术效果肯定不好。   谢灵刚才说的,营养不良,四体无力,贫血   她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该心疼芽子。   经此一遭,她知道自己做错了,本是好心善事,结果却造成了大错。   明明是春天正暖的时候,正对着堂屋门口的太阳射进来,亮的很,但芽子娘却像被阴云照过,阴雨泼过,凉的很。   一边,谢灵被徐锐扶着往家里走,阳光正好,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谢灵挽着徐锐的胳膊,一只手不时地举起来照照阳光。   “徐锐,你还生气呢?”从进了王家门到现在,徐锐都没说一句话。   不禁让谢灵以为他还在为她答应来王家的事情生气。   徐锐眼睛不眨一下,只低头看路,听到谢灵的问题,只开口说道:“没有。”   还没有?要是不生气,你会是这个表现?谢灵有些委屈,只觉得徐锐有些无理取闹。   她去王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去了只是看看,也不干啥。所以她才答应。而且,这些日子她真的憋得慌,在家里啥也不能干。   连看书,徐锐都要让秋阳秋月看着她不让她多看。   吃个饭,也要听他的安排。每天就吃那几样。   走路先头还能在外面转转,现在却是只能在院子里和附近。   这样的生活让谢灵十分不自在,但是她看着肚子,想着孩子,她还是特别开心。   可是,为什么徐锐还要生气?现在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别扭。   还比她这个正宗的孕妇严重。   谢灵扁着嘴,眼里不禁有水光闪现。   徐锐低着头,谢灵抿住嘴,两人沉默着回到家。   到底走了一段时间,加上心里有事,谢灵回去就躺在炕上了。   徐锐去了厨房给暖壶罐上开水,然后给谢灵倒了盆热水。   谢灵爱干净,走了这么长时间,怕它脚酸,徐锐给她倒上想让她泡泡脚。   结果,他端着水进屋,就发现谢灵已经躺在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他放下盆,脚步轻轻地走进。   炕上的女人闭着眼,呼吸平稳,躺在小被子里人越发的娇小。   只是肚子鼓起,显示她正怀着孕。   比起谢灵没怀孕时,她几乎没变,还是瘦瘦得。   南理人都说谢灵好福气,婆婆爱护,丈夫体贴,怀着孕没干活啥活。   有一次,被人看见徐家的衣服还是徐锐洗。   比起队里其他孕妇,怀着孩子既要上工,还要洗衣做饭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要不是谢灵自己争气,为队里做了贡献,队里人早就说开了。   就这会儿,还是有些人常常议论徐家。   可是,如果仔细看谢灵,她并没有胖多少。   这都是徐锐在故意的控制她的饮食,只摄入必须的能量营养,保证谢灵和孩子的健康。   徐锐知道谢灵刚开始时耐不住的嘴馋,但他装作不知道。   也在夜里听见过谢灵喊吃得的名字,草莓就是他在谢灵做梦时听到的。   所以,他专门向运输公司的司机打听种子。   徐锐轻轻抚住谢灵的肚子,神色间有些凝重,如果细看,会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从谢灵怀孕,到检查出双胎开始,徐锐开心的时候就伴随着心慌。   尤其是当谢灵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不方便的时候,徐锐心上的慌乱到了极点。   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浅眠。   炕上,谢灵的眉间突然紧皱,腿不自觉的动起来。   徐锐连忙走到炕尾,把手按在她的脚上轻轻揉搓。神色间满是关心,专注地看着谢灵的反应。   不过动作熟练,已是寻常。   慢慢的,谢灵的眉目重新舒展,徐锐才停下手上的动作,给她盖好被子。   他想: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谢灵难受。   也许他的想法不正常,但徐锐还是很冷静地想着。   b市军区   “又来寄信了?”负责检查信件的男同志看见面前的女同志,不禁笑开,开口说道。   女同志也就是李春和穿着一身军装,头上编着两股辫子,戴着军帽,看起来英姿飒爽。   再看神色,脸上神采奕奕,意气风发,有些不像那个谢家沟里憨厚带点自卑的农家女孩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孩儿嘴角间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坦诚爽朗。   这会儿,她嘴角咧开,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开口说道:“我这次啊,不仅寄信还是寄东西呢,王同志。”说着,把两个分开装的包裹放在办公台上,让王同志检查。   王同志乐呵呵笑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把她的包裹妥帖的打开。   然后发出一声惊呼:“呦,你这女同志可真是一点好东西都不给自己留。就两罐子,都准备送回家呀?”   “我被咱们军区养的好,这种高级东西得让家里人尝尝。我奶奶一直惦记着首都和领导呢,这回也让她尝尝奖励下来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李春和没有反驳王同志的话,两个包裹,一个给家里,一个给谢灵姐。   不过,这种话她没解释,只笑着开口说道。   王同志和李春和熟了,但检查的动作可一点不含糊,把包裹打开,认真验看了东西,又仔细检查地址。   两个包裹,一个县城,却不是一个大队,分两人取。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王同志没有多问。   检查完又仔细包好,王同志给李春和一个单子,说道:“春和同志好了,等过个几天就到了。”   “谢谢王同志了。”李春和笑得开心,冲王同志说道。“那我先走了。”   “行,春和同志再见。”   等李春和转身,王同志像是想起什么,又说道:“春和同志,要是真感激我,那就多来给我们三连表演立场节目。尤其是你,你唱歌真好听。”   李春和听了这话不禁有些窘迫,同时心里还挺高兴,也没拒绝,只转过身忍着羞涩大方说道:“王同志,这我可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团长。”   说完,李春和转身就走。   她走后,里间出来个人,照着王同志的后脑勺就是一拍。   王同志猛地按住头,惊呼道:“连长,你真狠。”明知道手劲儿大,还这么不留情。   连长接着又拍一下,这回是胳膊,道:“老子留个屁,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你这小子被分配到这儿了还不消停。”   王同志挺委屈,道:“我怎么了?我一个上战场杀敌得,被分配到后勤处修身养性不说,您还要打击我。”再说,你还说我,也不看看你一个个粗话,当心又被纠察队抓。   “怎么了?你刚才撩骚人家女同志干啥?”想起刚才两人说笑那一幕,连长就来气。李春和同志还没对他笑过呢?   说起这个,王同志不禁笑起来,冲连长耳边说道:“我这不是,为连长你嘛!”   连长穿着军装,个子稍微有些矮,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脸上有些不修边幅。   现在还好,以前他还留着络腮胡子,要不是纠察队非让他刮了,连长估计一辈子都不刮。   一个大粗汉子,这会儿才听到王同志的话,瞬间变得扭捏。   要不是脸上肤色黑,还真能看出一阵飘红来。 第90章 亲昵   “谢灵姐, 你教我的乐谱我这些日子又学到了。我在我们团表现优秀, 被团长推荐到进修班学习,一位前辈教导我们音乐素养。   为此,前辈还单独夸赞我很有灵性。我就告诉他, 是你教过我。她说你教的好, 还很想认识你。”   谢灵靠坐在炕上, 就着煤油灯的光亮看着黄色信纸上略显稚嫩的字体, 仿佛那个憨厚又爽朗的女孩儿在她耳边憨笑。   谢灵看到这儿,不禁也笑出声,温暖又明亮。   一边,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 让她靠在他的胸膛, 说道:“还没看完?”   “没呢, 再等等。”说着,谢灵突然看向徐锐, 随意开口:“要不你跟我一起看?”她做啥事, 这家伙总是不放心。气也生过, 倔也倔过,可是面前的男人总是沉静默然, 让她的心也总是软的。   这会儿,男人虽然没说啥话,但她知道这是嫌她看的时间长了,想让她明天看。   而徐锐面上淡定,但心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静, 反而有些忐忑。   怕谢灵再不高兴,像上次一样,一生气就是好些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当他听到谢灵的话,不禁开口解释道:“晚上看时间长了容易伤眼。”   谢灵看了眼男人,面上还是一样的冷峻,但一听他话里的内容,谢灵哪里不知道男人这是又怕她生气。   谢灵有些好笑,不禁拿手摸摸男人的下巴,嗔他一眼,然后笑着开口说道:“徐锐同志,我真的想让你看看。就像之前你带着我去你上班的地方,认识好多你的同事。我也想让你熟悉我的朋友,比如李春和。你还记得她吧?”   谢灵的最后一句话徐锐根本没有注意,他只听到前几句,然后就有些愣了。   而后,不自觉的亲亲面前女人的额头,心里涌上的热情还是发不出来,他又往下移。继续是谢灵的鼻子、嘴唇。   谢灵面对难得激动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又怀着包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但是,这样的情形却不包括在她脖子上抚慰的某人。   五月份,天气温暖,房间里也十分暖和。谢灵穿着白色的宽松睡衣,锁骨处被徐锐吻住,然后摩擦。   让谢灵突然浑身一软,感觉到下身的湿润,不自觉的脸一红,然后想要推开男人。   但是谢灵现在的身子已经软的不像话,加上肚子不方便。力气极小,哪里是能推开男人的。   而徐锐却是没有谢灵想的那么歪题,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近谢灵。   不过,等他平复情绪,抬起头看向谢灵。   才发现女人异常粉嫩的面颊和如水的眸光,以及他怀里实在软得不像话的身子,这样的谢灵让徐锐一怔。   随即不自觉的迷了眼,他知道的,每次谢灵动情就是这个模样。尤其是当他用手或者嘴侍候她下面的时候,她总是这样看着他。   一瞬间,徐锐的理智几乎克制不了,但想起她的身子,他又强硬的移开眼。   徐锐抱住谢灵,眼朝上不再看谢灵,但总是想起她的模样。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徐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办法无疑是想谢灵怀孕,医生的叮嘱以及这段时间他看过的书籍。   “孕妇在怀孕期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怀孕中期,自然的力量使她们阴道分泌增多而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满足孕妇的需求,有利于宝宝”   这是书里的话,他都记下来,却没有当回事。现在,这段话出现的十分不合忽徐锐的要求,却又十分符合时宜。   沉默片刻,正在谢灵也很尴尬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敏感。这会儿谢灵脸红红的,躲在徐锐的怀里。   突然,就被徐锐抱起来,她反射性的抱住他的脖子。   谢灵不知道徐锐想要做什么,而徐锐则是把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炕上。   然后平复自己的心跳和涌出的火气,然后脱了鞋子,也上了炕。   裤子被男人褪下,谢灵有一刹那的抗拒,但是看到男人眼里的温柔,她有些迟疑。   不过一瞬,徐锐刚低下头,谢灵一声惊呼。   “不行”谢灵有些羞耻,她十分想,可是她现在的身子。   “没事的,我知道分寸。”徐锐抬起头,听到女人惊慌的声音,他温声安慰。   男人声音低哑,让本来正难受的谢灵脸上又是一红,然后注意到男人微湿的鼻尖,再没脸说话,只又躺下身子,装尸体。   这是默认的意思,徐锐不禁一笑,然后继续。   之后,谢灵连续两天没搭理徐锐。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绷着脸的冷淡,而是红着脸的清冷。   秋阳秋月不明白,虽然小姨都是不理姨父,但她们就觉得不一样,然后也放下心来。   不过,孩子的直觉挺准,没过去整整两天,在第二天的夜里,她们的小姨就靠在姨父的怀里,两人一起看李春和的来信。   “春和也真是的,有了好东西不紧着她自己,反而把东西送到这儿来了。年轻姑娘还是搁不住东西,孝敬家里长辈是该,那剩下一罐也给自己留一点啊!”谢灵看完信,打开跟着信寄过来的包裹,不自觉的抱怨。   “把嘴角的笑意收收才有真实性。”徐锐看着女人嘴角控制不住的笑意,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谢灵动作一顿,面朝徐锐捏住他的嘴,道:“徐锐同志,什么时候你这么损了?”   徐锐被谢灵捏着嘴巴,既不反驳也不抗拒。   这话要是被徐老大听到了,一定会反驳谢灵。徐锐就是这么嘴毒,这家伙既小气嘴巴还毒。想当年徐老大因为不服气他爹对徐锐比对他还看重,然后看徐锐不顺眼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被徐锐嘲讽过。   那张嘴,就算徐锐当兵回来也还是那个样。要不然当初谢灵在徐家做家具的时候,就被徐锐轻松糊弄过。   是的,当时徐老大被徐锐一句“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就这么糊弄住。   然后他信以为真,结果不久后徐锐谢灵定亲,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徐锐这肯定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要不然以徐锐那个人,怎么会乖乖定亲。   大家都说这亲是徐锐她娘看上的,但只要和徐锐熟悉的人,都知道徐锐的性子。   徐良才、徐老大都意识到是徐锐看上谢灵了。   而谢灵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和极好的姑娘,长得俊会来事,还有文化。   所以,当两人结婚,徐良才还特别高兴,还觉得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男人关系好,徐良才的媳妇燕子也经常来徐家坐坐,尤其是在谢灵怀孕后,来得还挺勤。   “哇,圆圆,圆圆看这边,看秋月姐姐。”   “不对,不对,看这边。”   秋阳秋月两人拿着一个东西,在一边炕上逗着小妹妹。   谢灵和燕子在一边说这话,不时笑着看三个孩子。   “秋阳秋月长得越来越俊了。”燕子看向两个闺女,神色间有些羡慕。心里想着要是以后她闺女长得这么好就好了。   要是原先的燕子还不觉得,当初她生下闺女那会儿,并不怎么开心,因为她更想要一个小子。   这是许多人的思想,虽然长县地处北方,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但也不意味着乡下没有这个想法,比起女娃,大家还是喜欢第一胎生男娃。   不过,在和谢灵接触的日子,尤其是见到秋阳秋月两个小的,她就不再那么执着。   而且看看正和两个姐姐耍的闺女,她脸上变柔,这小家伙虽然有些调皮,出生时也不是她期盼的性别,但这会儿燕子却觉得闺女也挺好。   这么些日子,谢灵无疑是有绣楚燕子的心思。   燕子为人不错,和徐良才两口子性子爽朗,是谢灵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   但出身环境影响了她的思想,所以谢灵才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   比如:两个闺女的乖巧,两个闺女的趣事等等。   现在看来,燕子改变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闺女圆圆的长大,毕竟是亲闺女一般的母亲哪有不疼爱的。   加之,徐良才可不是重男轻女的,她之前还见过好几次徐良才抱着闺女在队里打转的情景。   “两个闺女随了我们谢家,可不是长得好。”谢灵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当着闺女的面从不反驳他人对闺女的夸奖。   好就是好,这有啥不能承认的。   而且两个闺女才六岁,还不是特别明辨是非的年龄,她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两人的不自信或是其他的什么。   小孩子比较敏感,谢灵没教养过孩子,所以她从来都特别在意这些。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一应俱全,物质可以是中等,但精神上谢灵从来给予她们和自己更高的要求。   另一边,仿佛察觉到了小姨的目光,秋阳秋月往两个大人那边一看。   然后冲燕子和谢灵甜甜一笑,这才继续和妹妹耍。 第91章 生产   李春和寄过来的奶粉还是没能吃完, 因为在一个阳光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里, 谢灵的肚子就发动了。   长县医院门口   刘秋苗坐不住,只不停地走来走去,想双手举手, 但想起这是医院, 又放下。   徐锐靠在医院墙上, 脸上隐约有虚汗, 他皱着眉头,想要直起身子,感觉脚有些软。   突然,他低头, 发现双手抖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 害怕什么?   猛然想起刚才的场景   七月份,天气正热, 谢灵自从怀孕后就耐不住热, 徐锐心疼她又顾忌着她的身子。   所以, 他专门做了山楂汤,等有些温了徐锐就准备端给谢灵喝。   没想到他刚走到堂屋, 就看见痉挛在靠椅上疼得不行的女人。   “徐锐,我我肚子疼”就这么一句,徐锐觉得像是要了他的命。   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抱起谢灵往外面跑。   还是疼痛中的谢灵提醒他,让他找娘。   之后, 他怎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谢灵,就那样抱着谢灵来到徐家老房子,让刘秋苗看。   之后,在刘秋苗镇定的安排下,徐锐借上队里的牛车,三人一同来到长县医院。   自从谢灵肚子有问题起,无论路上刘秋苗怎么安慰怎么说,徐锐的情绪都十分不稳定。非要抱着谢灵才行。   最后还是刘秋苗看着谢灵疼得实在厉害,直接一巴掌上手,骂他一顿,徐锐才恢复些理智。   直到谢灵在医生的安排下进手术室的时候,徐锐说什么也要跟着进,好说歹说才放手。   直到现在,徐锐还有些懵,他有校然。   腿脚有些迈不动,不自觉的看向刘秋苗。   “娘,谢灵会没事的吧!”徐锐声音低哑,轻轻问道。   手术室走廊十分安静,徐锐声音再轻刘秋苗还是听到了。   她走到徐锐面前,右手往他后脑勺又是一拍。   “说啥话呢?灵灵能有啥事?就你在这儿不吉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小儿子平时最有主意,性子最稳,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成这样了。   还不得她,这样想着也不觉得自己之前那几下打错了。   徐锐被他娘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说谢灵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就好。   他什么也不求,只要谢灵没事。想到这儿,徐锐的神色黯了黯。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都行,只要她别难受。   徐锐想起娇俏美丽淡然的妻子,怎么也难以接受她疼痛的模样。   刘秋苗不知道儿子的想法,打了他也没管他,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孙子和谢灵。   在她看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艰难得很。但疼痛是必须得,虽然对儿媳担忧,但同时心里也十分期待孙儿。   母子俩各有所思,一时气氛沉默。   而手术室里的谢灵虽没有徐锐想象中的那样难受,但也相差不远。   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要裂开,可是一听到旁边传来的鼓励声:“孩子的头快出来了,同志要加油啊!”一旁护士怕谢灵泄力,赶紧对她说道。   孕妇身体健康,底子好得很。而怀孕期间,营养充足,简直是比医生亲自照顾都不差了。   所以,负责为谢灵接生的医生对于这场接生并不担心。   如果有唯一让她挂心得,也就是孕妇第一胎,体型偏瘦,就怕她体力跟不上。   所以,医生早早得就吩咐护士,多加注意谢灵的

2019-11-14 02:54:20

真。   他来找王建方说话,也是想了解了解南理的情况。不过,他看着兴致盎然的王建方,心里觉得无论城里乡下,都有精明人。   别看王建方说得多,可是说得都是山,都是南理整体,没有一句是说人得。   这让他想到他们几个男人借住得那家,那家女主人似乎也是这样。   这不禁让余立清醒了不少,他虽然表现好,但面对乡下人的态度上还是有些放松。   觉得来乡下也不过如此,他这种人到哪也混得开。   可是现在看来,下乡不像那么简单,最起码像南理生产队队长说得要种地,一段时间还行,可是长期下去,就算他身体好,力气大也受不了。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上工,他必须得尽快找个出路。至于,其他人。   余立看了前面锻炼的几个知青,摇摇头。大家都是知青,肯定需要团结,但现在他连自己都管不了,别人更不用说。   再说,现在大家还不熟,自己只是对几个同伴有了初步印象,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余立面上仔细听着王建方的话,心里却一阵思索。   一旁,王建方说完,看余立摇头,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余立回过神,冲他一笑,然后说道:“建方哥,就是看到一直他们锻炼,就觉得我们这些知青以后干活肯定拖你们后腿。”   王建方摆摆手,道:“哪回事,我们南理生产队可欢迎你们这些城里娃子嘞!你们是上过高中的文化人,我们种一辈子地,哪能比。”   说罢,见他还看着锻炼的知青那边。   想起面前这小子,说话看着熟,但也才十八九岁,刚离开家,就算是小伙子,也怕生得很。   王建方生怕他钻牛角尖,不禁劝道:“术业有专攻,你们这些高中生,是拿笔杆子得,我们这些才是种地的。所以,你可别想岔了。”   余立看向王建方,开口说道:“建方哥,你道理一套一套得,倒比我听着像高中生。”   王建方只念完小学,就这还是南理和他同龄人中最好的,这会儿听余立这么说,被他逗笑,然后开口说道:“有些道理可不是我说得,是我们生产队负责宣传的妇女主任说得。”   南理宣传队没有个像谢灵这样组织、文艺能力同时兼备的好手,不像谢家沟宣传队那样正规,也不像它那么声名远播。   只是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梳负责宣传,平时也就给大家讲讲主席语录,跟谢家沟学一两首□□,让大家唱唱乐呵乐呵。   “不过呀,我婶儿也是从谢灵妹子那儿听来的。谢灵妹子最是能干,她说得那肯定中。”王建方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起来。   谢灵怀孕后也一直没闲着,前五个月个月除了给队里人看病,时不时得也联合刘梳给大家聚起来,宣传宣传卫生常识,常见病的预防。   这会儿,谢灵说话可不是刚嫁过来那样,聚集人还得让婆婆出马,说半天也没人听的尴尬局面。   现在,谢灵说话大家听得认真仔细,尤其是随着谢灵的话慢慢映证之后,就更管用了。   只是五个月后,谢灵的肚子实在太大不方便了,她才慢慢的停下手上的工作。   王建方说起谢灵时,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语气里还有尊敬。谢灵妹子?这话听着,王建芳口中的谢灵要比他小,但能得到王建方的尊重,甚至把此人的话奉为圭臬,可见这人在南理地位不低。   余立不禁升起好奇,同时神色间也不禁带着疑惑,问王建方:“建方哥,谢灵同志是谁呀?”   “是徐家锐子的媳妇,今年她怀孕一直在家,你们也没见。按理说应该见见得,毕竟你们要在咱们南理待个几年。   谢灵是咱们生产队的赤脚医生,专门负责给咱生产队的队员们治病。谢灵可是厉害得很,咱们队里去找她治病的,就没有给治不好得。”   说到这儿,王建芳忽然叹息一声,道:“就是可惜了,咱们南理穷,这医疗设备不是咱们队买得起。所以,谢灵妹子也受限于这个,做不了手术。”   王建方的观点代表了整个南理生产队大部分人的观点,是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认为谢灵的医术怎么怎么好,而不能做手术是因为设备耽搁了。   甚至就连婆婆刘秋苗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当听到谢家沟传来的说法,谢家沟去县城学习的高中生说起谢灵,就是医院医生特别喜欢谢灵,单独教了谢灵很多东西。   事实确实如此。   但,传到南理,话慢慢的就变成了医生特别喜欢谢灵,觉得谢灵表现特别好,还想让谢灵留在县城医院上班。不过被谢灵拒绝了,她要留在南理为大家服务。   这个说法,南理人深信不疑,包括刘秋苗等一众除谢灵夫妇以外的徐家人。   所以,大家对谢灵,印象那是好得很。除此之外,还有对医生的尊重。无论,年纪大小。   不仅谢灵,就是徐家其他人,也因为谢灵,队里人都客气得很。   徐家人都不傻,大家太度变得更好因为啥也知道一些。   不过除了二嫂陈男,陈男比谢灵早怀孕一个月,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   大家也不知道陈男心里的想法,只觉得陈男对这胎看的特别重,不像第一胎,大着肚子都要抢着洗碗洗衣服,这会儿,她轻易不干活,甚至连出门都不,所以她也不大体会到外面的变化。   而当事人谢灵则是在夜里躺在炕上跟徐锐说起过这事,但两人默契得没有进行反驳。   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大家最后相信得才是大家愿意相信的。这不仅是谢灵一个人的事,它就像一种信仰,是这个年代需要的,要有的。   谢灵澄清反而惹众人嫌,这样不理会当做没听见,依旧做自己的本分事才是最好的。   余立不知道真实情况,不过他不相信乡下能有会做手术可以当医生的人,但他不傻,也不会反驳他,只笑着附和道:“这位同志真是厉害得很。”   王建方听他夸赞,笑的更加灿烂,道:“那当然,谢灵妹子厉害得东西不少。锐子做得好,从谢家沟给南理娶回来个好媳妇。”   这种事,待在南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以这会儿王建方也说得兴致盎然。   不过,对于余立来说也不是没有收获。   最起码,他提前知道了不少信息。   比如后山的重要性,比如谢灵此人重要的地位。   这些都是余立寻找突破的关键。   这边聊的开心,那边几个知青担着扁担。   范一直默默地训练,从一个一个草袋到两个草袋。他虽然力气没有余立大,但小伙子终归是小伙子。这会儿熟练了,两个草袋被他稳稳当当地担在肩膀上,有了好几圈,他才停下。   然后站在一边喘口气。   个子最矮的于兵则有点心不在焉,担着扁担停在原地,余光扫到正在一旁休息的范一直,嘴角一撇,神色间一阵鄙视,这么轻的草袋这范一直都担不动,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而自己,他刚才担不动只是故意的。这种情况,越出头,干的越多。   他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逃避干活的。虽然,他爸经常骂他不中用,但他也没少块肉,反而不用干活。   又是弱者,惹得他妈心疼他,偷偷给他塞吃得。   可是,谁知道那队长不按常理出牌,还非得让大家练。他以为力气这东西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得?   还有那个余立,不练习,跟乡下人说说笑笑,这家伙肯定套近乎去了